我尝试扮演过很多角色,在其位谋其政是我去扮演每一个角色的一贯宗旨。唯独两个角色最失败的,一个是父母双亲的儿子,一个是我本人。

  作为儿子,我是很幸运的,因为双亲给了我无限的关怀与宽容,我也很听话,却始终活不出双亲心中的那样。(在我的感觉中,或多或少他们希望的是像别人家孩子所有好的一面)

  一个自我放逐,没有归属感且不被很多人所喜的流浪汉,不需要任何人去理解的不安分浪子就是我本人了。

  情义,能牵绊我的唯有情义。然而有些“情义”却是我一生的羁绊,有如身子半埋泥土,如果不挣扎,只会随着时间的流逝,慢慢地慢慢地一点点陷进去没过脑袋后,窒息、腐朽、直至魂魄飞散。

  题外话,最近发呆的次数有点多,又感性到了极致,完全控几不住我记几呀。如果我是一位智者,就绝没可能做这种毫无意义的行为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