局里有这样一位老退休干部,头发皆白,走路也有些蹒跚,高寿八九十岁的样子。

  可能是因为老爷子的老伴走了或者子女都不在身边,局里给了老爷子一张饭卡,所以每当到了饭点儿总能看到老爷子一只抖个不停的手端着饭盘,另一只手也抖个不停的拿着夹子在自助区菜盆里夹菜,每次我都还怕老爷子的饭菜一不小心抖地上,然而并没有。

  老爷子偶尔也会和我坐在一起吃,每餐总会喝二两酒,习惯性拿起杯子小抿了一口酒然后和蔼的问道:“嗯里屋里是何处咯?”

  “✘✘镇”,我欣然的答道。

  老爷子随即又问:“哪个队里的?”

  我依旧欣然的答道:“✘✘大队的哟?”

  老爷子:“哦......”

  到了第二天,同样坐在一起吃,又对我问起同样的问题,顿时愕然,并且差点就笑了出来,又觉不妥,心想老头子这种情况应该是有健忘症,意识到这点,再好笑也笑不出来了。此后只要老爷子问起来,我都不得不耐心的回答一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