记得祖父曾与我讲过他的父亲,他的父亲当年可肩挑左右各一百多斤的石头。父亲也曾与我讲过,他十六岁的时候就能扛起一百多斤的树。我想,富不过三代,难道力也不过三代?反正我是信了,因为到了我这一代,几乎就成了手无缚鸡之力,每当做力气活的时候,总会有心有余而力不足的地方,常常累得气喘如牛,而且还怕帮倒忙。百无一用是书生,书生尚且激扬文字,然而我连书生都不如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