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老妈眼里,我是一个没有个性还脾性古怪的男孩……

  在老爸眼里,我就是一个“弱鸡”,总会对我说,一砖一瓦都有其用处……

  在老姐眼里,我是一个只会咬手指甲的老弟,从小只要看到我在咬指甲就打我。

  在老同学眼里,我是一个孤僻自卑的同学……

  在老沈眼里,我是一个工作还算负责,相对我搭档俊哥来说做事略显稚嫩,年轻气盛了些,文采好且爱笑却不爱说话的手下。

  在老袁眼里,我是一个工作最上心最负责的同事,而且还是“修手机专家”。实际不然,老袁只要在外面有牌局或饭局都会找我顶班,我做保安的工资比保安队任何一同事的都高,就是因为帮同事顶班顶的多。老袁只会打电话和聊微信,经常一些手机设置都要我帮忙,比如微信来消息的铃声要设置成“微信到账三十万元”,过了一段时间,他又找我说:“小李小李快来把我这铃声换掉,钱太多了”!当时把我的肚子都笑疼了。

  在我搭档俊哥眼里,我是一个非常随和的人。知道我马上要走了,说走了会很想我,有这句话我很欣慰很感动,也不枉我每每在值班日的早上去食堂时多拿两个鸡蛋给他,我知道他一向都不吃早餐的。

  到最后,其实我也不知道我是一个怎样的人。我只能说让自己轻松愉快的同时做到不被人讨厌,已经很努力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