又是一年过去了……

  2016年,我换了三份工作;徒步旅行了36天;父母关系更加恶劣;身高依然还是五年前的身高,依然两袖清风,但是自己还是开朗了不少,不再像前几年那样阴郁,依然孤僻。

  母亲居然帮我算出小年以及春节是否轮休,很可惜小年以及大年三十都值班。

  想了想,从辍学离开学校到步入社会这几年,家境一日不如一日,连过春节一家都没好好吃过一顿饭,2016年春节还跟父亲大吵了一架。后来,这让我感到深深的难过与自责。

  从小到大,父亲一直扮演着慈父形象,从未骂过我和打过我,从来都是对我百依百顺,唯独结婚生子,因为我决定这辈子都不结婚了,为这件事吵过架,以致后来我都不敢跟他提起……

  顺其自然,既然这样,轮休时挑个日子,我便邀父母亲,姐,外甥提前过年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