局里有这样一位老退休干部,头发皆白,走路也有些蹒跚,高寿八九十岁的样子。

  可能是因为老爷子的老伴走了或者子女都不在身边,局里给了老爷子一张饭卡,所以每当到了饭点儿总能看到老爷子一只抖个不停的手端着饭盘,另一只手也抖个不停的拿着夹子在自助区菜盆里夹菜,每次我都还怕老爷子的饭菜一不小心抖地上,然而并没有。

  老爷子偶尔也会和我坐在一起吃,每餐总会喝二两酒,习惯性拿起杯子小抿了一口酒然后和蔼的问道:“嗯里屋里是何处咯?”

  “✘✘镇”,我欣然的答道。

  老爷子随即又问:“哪个队里的?”

  我依旧欣然的答道:“✘✘大队的哟?”

  老爷子:“哦......”

  到了第二天,同样坐在一起吃,又对我问起同样的问题,顿时愕然,并且差点就笑了出来,又觉不妥,心想老头子这种情况应该是有健忘症,意识到这点,再好笑也笑不出来了。此后只要老爷子问起来,我都不得不耐心的回答一遍。

我买手机从不把蓝绿厂(vivo,oppo都属于步步高公司)出产的手机列入比较和选择,因为最没性价比可言,意思就是低配置高价格。

那么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买蓝绿厂手机呢?

  一、实体店优势,能开到乡镇里的手机专卖店除了蓝绿厂还有哪家?

  二、广告,蓝绿厂最能深入人心的东西就是广告,各种流量明星代言,一部新机请一个明星(有网友评论就是因为喜欢自己的爱豆才买的)。再加上实体店员工使劲推销卖点,你皱一眉,她们果断推荐另外一部,把不懂手机的人听得一愣一愣的。当然了,没有不说自己好的商家。

  三、如今大多数人都不缺这点钱,只要觉得好用就行。

  蓝绿厂卖点从来不在配置,而是照相音乐快充外观,而音乐则是步步高公司传统特点了。

  以上纯属我个人观点,不黑不推荐!

自卑而又乐观着,活得像阿Q却又不像阿Q,心态好,老实和自知之明是我的缺点。

  我情商很低,像我这种情商低的人压根从不知尴尬为何物。那一年我16岁,辍学打工进了第一家公司,老板便问我:“小李你上班是为了什么?”我随即答道:“打发时间,无论是工作也好玩也罢对于我来说通通都是打发时间。”当时说得那叫一个豪气干云,洋洋得意,老板还夸我赛过活神仙。后来我渐渐明白老板是尴尬了,还始终微笑的在跟我讲话,没有怪罪我一分。

  我很乐观,乐观得有些离谱,纯属想得美。那一年我还在一千多公里流浪着回家时的路上,走到了一个小县城天已经大黑了,黑灯瞎火的也找不到合适的地方搭帐篷,只好像往常一样找个24小时自助银行休息。不时的有人取钱进进出出,着实太累了只管闷头大睡,直到有人叫醒我,是一个穿白领制服的男人和两个拿着警棍的保安,不停地催我赶紧滚蛋,有群众投诉我了,说干扰了他们取钱,他们取钱的时候胆战心惊什么的。当时我就火了,这么赶老子,老子还要不要面子啊,要不是干不过你们,搅了老子的好梦,非得打断你们的狗腿不可,当然了这是想的。然而实际情况却是带着一副谄媚的笑脸说着:“是是是,我马上走”。快速的收拾好东西刚要开门走时,那男人叫住了我:“看你挺不容易的,给”。我接过来一看,原来是个塑料水杯,里面水是温的,水杯有些劣质但还是崭新的,上面还有几个字:xx县信用社。细想原来这本就是特意送我的啊,想哭,最好却只说了声谢谢,抬头挺胸便夺门而出,走得及其悲壮。不远处的路灯还是亮的,看了看手表,都凌晨一点多了,夜路肯定是不会走的,在宽大的路边立了一会,把登山包一扔当枕头,人一躺,还是继续睡吧,不停地默念我睡的是超豪华席梦思大床,听着大自然中的黑夜交响乐便入睡了。

  我终究还是自卑的,而且是那种从骨子里头透出来的自卑。完全是因为太执着于永远无法拥有的却放弃本该能够拥有的,活了二十二年的我,始终没有活出同龄人的那份成熟和坦然。

  正因为这些,让我认为只要能吃饱饭,睡好觉,平平淡淡,简简单单就是幸福了。我才变得安于现状,不思进取,追求少了,没了志气,何来自信。事实证明我已经落伍了,我总感觉与这世界格格不入,因为这世界本就是急功好利的世界。

  正因为这些,让我认清自己是一个怎样的人。我不知道怎么去改掉这些缺点,正如狗改不了吃屎一样。

  摒弃一切不切实际的妄想,坦然接受一切现实;学会发现并且发扬自己的长处;珍惜现在所拥有的,争取本该能拥有的。我想这应该才是我必须做的!